来自 红树林彩票平台 2018-12-12 14:19 的文章

我就喜欢你这种知恩图报的人

 
  “啊?”
  闻言,杜仲浑身一颤,立刻张口道:“妈,我也想带慕儿回家,可是大家都过年,慕儿也得回家去陪她的父母不是?”
  “我可不管。”
  杜仲的母亲一口回决,语气坚定地说道:“我可告诉你啊,不管有什么原因,反正这次过年我一定要见到我的儿媳妇,否则你就等着挨棍子吧!”
  “老妈,要不要这么狠?”
  杜仲苦笑。
  “不狠点,怎么能显示出我这个当妈的威严?”
  杜仲的母亲,哼哼着说道。
  “可是,慕儿真的来不了。”
  杜仲一想到古慕儿,便是有着一股难言的苦涩涌上心头。
  “那是你的事,我说了不管有什么原因,我一定要见儿媳妇,反正你们确定关系都这么久了,慕儿那妮子早晚都是我们杜家的人,跟你归家过次年怎么了?”
  杜仲的母亲说道。
  “是没什么……”
  回了一句,杜仲刚想反驳些什么,迟疑了一会儿,却又没有说出口,反而张口说道:“好吧,我答应你。”
  “这才对嘛。”
  杜仲的母亲满意的笑了笑,说道:“那我就先挂了。”
  说罢,挂断电话。
  站在门前。
  杜仲凝视着手机整整十秒,之后才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来,透过窗上的玻璃,望着挂在天上的明月,叹了口气。
  旋即。
  眼中寒光骤然一盛。
  猛的转头,看向不可知地所在的方向。
  “周家圣女!”
  呢喃着,杜仲眯了眯眼,张口道:“明年那一战,看来得提前了!”
  想到这里。
  杜仲神色一动。
  立刻举手,在手机上翻找出周家圣女的电话,打了过去。
  很快的,电话接通。
  “喂?”
  电话那头,传来周家圣女不闲不淡的冷漠之声。
  “我是杜仲。”
  杜仲张口道。
  “我知道。”
  周家圣女随意的回了一句,才张口问道:“有什么事?”
  “快要过年了,我要带慕儿回家过年。”
  杜仲也不墨迹,直接就张口说道。
  “不行。”
  周家圣女一口回绝。
  “你把慕儿抓走这么长时间,也该让他回一次家了吧?”
  杜仲阴沉着脸,张口道:“若是你消失了这么长的时间,你的父母会有多急,就算你们周家独立于世外,但也至少得有点人情味吧?”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周家圣女完全不搭理杜仲说的话,反而张口道:“别跟我谈什么人情,你觉得我会听吗?”
  这话一出。
  杜仲心中立刻就涌起了一团怒火。
  不过,仔细一想。
  这个周家圣女,从来都是无情之人。
  连人命都能视如草芥,又何谈什么人情味?
  “你别欺人太甚!”
  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杜仲张口说道。
  “就是欺你,你又能如何?”
  周家圣女不屑道。
  “你别忘了,你们周家出了什么人!”
  杜仲深深的吸了口气,张口道:“我若是把周乙乾父子之事传出去,对你们周家的名声可没有什么好处。”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
  周家圣女淡然一笑,张口道:“夏商两家回来的时候,我已经针对周乙乾父子之事,在武林中发布了叛徒公告,现在全武林皆知,就算你说出去又能如何?”
  闻言,杜仲顿时就无语了。
  不愧是传承了这么多年的大家族。
  事情办得,还真是一丝不露啊。
  “还有……”
  杜仲张口。
  “也别想拿周辰君的死来威胁我。”
  杜仲话还没说完,周家圣女就直接出声打断了杜仲的话,说道:“在那份公告里,周辰君因叛徒之名,已经被我们周家执行家法,以血祭祖了。”
  听到这里。
  杜仲心中一沉。
  一切,都被算计好了啊!
  “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杜仲张口道:“十五天后,我会亲自去你周家,当面讨教!”
  “恩?”
  电话那头,周家圣女微微一愣。
  她也想不明白。来,知道不?”
  杜仲的母亲叮嘱道。你?”
  “是我。”
  站在矿洞门前,那道年轻的身影点了点头。
  此人,赫然就是刚随杜仲上山不久的孙虹!
  “有事?”
  杜仲张口问道。
  “你还是把我交出去吧,否则莲花山将永无宁日。”
  孙虹抿了抿嘴,神色很不自然。
  “把你交出去?”
  杜仲一愣。
  这几天,他都在闭关,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毫无所知,自然也不知道武林孙家发出来的声明。
  “你不知道?”
  孙虹也愣住了。
  “说说吧,怎么回事。”
  杜仲点头道。
  “是孙家。”
  孙虹苦笑一声,张口道:“孙家发布声明,要求你把我交出去。”
  “哦?”
  杜仲心间一凝。
  孙家?
  他们怎么知道孙虹在莲花山上?
  而且,孙虹不是被废除少主的身份了吗?
  他们凭什么来要人?
  心念及此,杜仲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孙虹的肩膀,张口道:“上了这莲花山的,都是兄弟,出卖兄弟的事,我做不到!”
  孙虹一听,浑身忍不住的一颤。
  “既然来了,就安心修炼提升,这莲花山就是你的家!”
  杜仲微笑着说道。
  “可是……”
  孙虹感激的看了杜仲一眼,脸上满是忧虑。
  “没有可是。”
  杜仲摇摇头,张口道:“安心修炼去吧,其他的事交给我。”
  站在原地,满是感激的深深凝望杜仲一眼,孙虹这才轻轻的吐了口气,神色松懈下来,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我知道了。”
  说罢,转身离开。
  望着孙虹离去的背影。
  杜仲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刚才的表现来看,孙虹的心性,的确不是常人能比的。
  敢于接受恩惠,更敢于报恩。
  这种人,可没多少了。
  孙虹一走。
  杜仲立刻暂停精修计划,回到前山办公室里,给紫嫣红打了个电话。
  很快的,紫嫣红就来到了杜仲的办公室。
  “怎么了,这么着急找我来?”
  一进门,紫嫣红就张口问了起来。
  “有点事要问你。”
  杜仲张口道。
  “说吧,什么事。”
  一边说着,紫嫣红一边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
  “关于孙家。”
  杜仲走上前来,在紫嫣红正对面坐了下来,张口补充道:“武林孙家!”
  “孙家?”
  紫嫣红一怔,问道:“你问这事干什么?”
  “告诉我,孙家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那件传遍武林的,孙家少主被废的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杜仲没有解释,反而直接张口问道。
  “你说孙家那小子啊?”
  紫嫣红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张口说道:“孙家上一代家主孙长英被毒害身亡,而那个被废除的孙家少主孙虹,就是孙长英的儿子。”
  “毒害?”
  杜仲面色一凝,疑惑道:“堂堂孙家家主,怎么会被毒害?还有,孙长英被毒害之后,孙虹就被废除了少主的身份,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好想是为了夺权才导致的争斗吧?”
  紫嫣红挑了挑眉,旋即摇摇头说道:“至于其他情况,暂时还不清楚。”
  闻言。
  杜仲轻轻点点头,表示明白。
  “不对。”
  突然,紫嫣红神色一变,张口说道:“我记得,你从天山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年轻人,那个人的长相跟孙家那个被废掉的少主似乎很像啊……”
  “难道,那个人就是孙虹?”
  说到这里,紫嫣红的脸色立刻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没错。”
  杜仲点点头,说道:“你这几天,没怎么关注武林中的事吧?”
  “你怎么知道?”
  紫嫣红一愣,旋即立刻掏出手机,登陆武林网。
  这一看,眉头就忍不住的紧皱了起来。
  “孙家……”
  在武林网上看到孙家的那条通告,紫嫣红忍不住的深吸了口气。
  稍许,才张口问道:“这事,你准备怎么处理?”
  “呵呵。”
  杜仲咧嘴一笑,张口反问道:“匡扶正义不就是我们练武之人应该做的吗?”
  “在天山时,孙虹可以为了保住性命和提升实力来忍受胯下之辱,可以为了报恩跟我一起站在死亡线上。”
  “这种人,我们必须得帮他一把,不是吗?”
  紫嫣红轻轻点头。
  虽然他对杜仲在天山上经历的事情并不了解,但是从杜仲的言语中,他能听出杜仲对孙虹的信任。
  单凭杜仲的这份信任,孙虹就值得帮。
  更何况,孙虹身在莲花山,就是莲花山的一员。
  ……
  另一边。
  通告发出去之后,孙家现任家主孙鹤,等了整整一天时间,却依旧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杜仲和莲花山的回复,他发出去的那条声明,就好像石沉大海一般,除了议论的涟漪之外,没有引起一丁点的波澜。
  孙家,大堂。
  “家主,莲花山到现在还是无动于衷,他们根本就没把我们孙家看在眼里,这是赤裸裸的无视啊!”
  “没错,那莲花山也太目中无人了。”
  “这事绝不能就这么算了,要不然我们孙家的脸,可就全都丢尽了!”
  一群年过半百的老头,站在大堂中央,一个个忿忿不平的朝坐在大堂最深处的家主椅上的孙鹤,不停的张口说着。
  “啪!”
  在那嘈杂的议论声中,孙鹤脸色阴沉,猛的抬手往身旁的桌子上一拍。
  大堂,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立刻发布第二条声明。”
  望着眼前众人,孙鹤面色阴冷地说道:“让莲花山速速交人,这孙虹是我们孙家之人,就算被废了,也是孙家的废人,还轮不到他莲花山来接手,要是再不交人,就别怪我们孙家不留情面,直接杀上他莲花山!”
  堂下一人,立刻把孙鹤的话记了下来。
  很快的,第二条声明发布。
  这条声明一出。
  看热闹的人,更多了。
  毕竟,第一条声明里的火药味并没有那么浓。
  可这第二条,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这是要开战的前兆啊!
  所有武林人士纷纷议论,杜仲到底会如何应对?
  是会妥协交人?
  还是会跟孙家硬拼到底?
  自然,所有看热闹之人的心理,都希望杜仲跟孙家干上,毕竟武林里已经好久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了。
  而且,孙家的实力武林人士皆知,而莲花山的神秘,也让所有人好奇。
  这二者碰撞,究竟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就在整个武林都陷入到猜测和议论中的时候。
  一条简洁得让人不敢相信的回复,突然就出现在了武林网上。
  “要战就战!”
  简单的四个字。
  署名,杜仲!
  这条回复一出现,立刻就被武林网认证了。
  的确是来自莲花山杜仲的回复。
  这一下,整个武林网顿时就炸开了锅。
  “要一个要战便战,真他妈霸气!”
  “跟杜仲的声明相比,那孙家的声明,根本就是娘娘腔啊,一点脾气都没有。”
  “哈哈,这回复……我服!”
  “厉害!”
  “杜仲果然名不虚传,这尼玛才是真男人,真汉子!”
  一时间,众人纷纷称赞杜仲。
  这种爽快,才是武林。
  ……
  “莲花山回复了。”
  孙家大堂,那名发布声明之人,突然就高喊起来。
  “终于敢开口了?”
  大堂之上,孙鹤冷声一笑,问道:“他准备什么时候把孙虹那个废物人送上门来?”
  “他……没说。”
  发布声明的青年把脑袋一低,似乎是不敢跟孙鹤对视一般,张口道:“回复,只有四个字。”
  “什么?”
  孙鹤挑眉问道。
  “要战便战!”
  说到这句,青年的脑袋已经完全的压了下去,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啪!”
  果然,就在话声落下的时候,一个惊彻大堂的拍击声,骤然响起。
  一巴掌拍在桌上,孙鹤噌的站起身来。
  那模样,像是被气炸了!
  他给莲花山留脸,连发了两条声明,都没敢开这种口,杜仲却如此随意的公然挑衅,这让身为一家之主的他,怎能不怒?
  他的脸往哪儿放?
  孙家的脸,往哪儿放?
  “好一个要战便战!”
  眯着眼,一脸怒火的孙鹤张口道:“既然想战,那我便灭了你莲花山,马上给我回复过去,我们孙家正式向莲花山宣战……”
 
 
第三百四十二章 接连拜访
  “余秋海,余大侠来访。”
  孙鹤的话还没说话,门外便传来了一个通报声。
  “恩?”
  孙鹤一愣。
  他心里正憋着一股气,准备正式对杜仲和莲花山宣战,这余秋海怎么突然就上门拜访来了?
  孙鹤心中疑惑。
  余秋海,也是武林至尊榜上之人。
  因为实力强横的缘故,在武林中也都些声望。
  虽然孙鹤跟此人并不算熟,但是好歹对方也是有名望的高手,怎么着也得见一下才是。
  想到这里。
  孙鹤一挥手,张口道:“宣战之事,稍候再议,请余大侠进来。”
  没一会儿。
  余秋海就在一名孙家下人的带领下,来到大堂。
  “孙兄。”
  一进门,余秋海就哈哈大笑着,朝孙鹤打了个招呼。
  “余兄,近来可好?”
  孙鹤哈哈大笑一声,立刻走上前来迎接。
  “倒还不错。”
  余秋海笑着点点头。
  “我们孙家难得来些大人物,今天是什么风把余兄给吹来了?”
  孙鹤问道。
  “我这次前来拜访,还真有点事。”
  余秋海微微一笑,望着孙鹤说道:“既然孙兄提起,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这次是专门调停来的。”
  “恩?”
  孙鹤把眉头一挑,问道:“余兄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应该明白。”
  余秋海呵呵一笑,说道:“就是为了孙家和莲花山之事,我亲自前来,就是希望孙兄能给我余秋海一个薄面,让这件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孙鹤诧异了。
  这余秋海,实力在神变后期。
  是武林中排行前列的一大高手,平日里仗着自身功夫高强,很少跟人打交道,更别说是亲自上门求情了。
  今天这是怎么
  杜仲怎么会突然就把决斗的日子提前了。
  难道,真的就是为了过个年,这么简单?
  在周家圣女看来,过年并没有什么可以期待的,毕竟她常年都住在家族里,根本没有尝试过远离亲人的那种痛苦,所以一时间也想不太明白。
  虽然想不明白,但周家圣女也丝毫不惧杜仲,直接张口便道:“随时奉陪!”
  话声落,挂断电话。
  此刻,杜仲心中满是怒火。
  他虽然知道周家圣女那高冷的个性,但他心里就是不舒服。
  为什么不冲着他来?
  为什么要绑架古慕儿?
  一切的一切,追根究底的原因都在她自己的身上,她凭什么如此蛮横无理?
  为了带古慕儿归家过个年,杜仲都已经屈身请求了,她居然还这般无情。
  这让杜仲实在难以忍受。
  十五天!
  拳头猛的一捏。
  杜仲立刻走出房间,身形一动,直接化做一道残影,眨眼间就冲进了后山的能量石矿洞。
  盘腿修炼,全力备战!
  虽然不惧。
  但杜仲也很清楚。
  此去周家,即将面临的,绝对会是一场恶战!
  为了接古慕儿回家,他必须要尽量提升实力,把自身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
  三天后。
  一道黑影,突然自天际暴射而来,冲进一座巍峨恢弘的大院里。
  仔细一看,那大院门前的牌匾上,赫然题有两个金色大字:孙府。
  这里,赫然就是武林孙家。
  来到孙家。
  黑影并未停留,身形一动,便是直接破门而出,直接冲进了孙家大堂后方的一间石门内。
  来到一间有些潮湿阴暗,的石房密室里,黑影才停下身形。
  把头上的连衣帽往脑后一拉。
  一张面无血色的森白脸蛋,缓缓显露而出。
  此人,赫然就是仇东升。
  “你来了?”
  密室内,一个在石椅上的中年人猛的站起身来,恭敬的看向仇东升。
  “恩。”
  仇东升轻轻点点头,然后迈步走到中年人身旁的另一把石椅上坐了下来。
  待仇东升坐下,中年人才重新落座。
  “怎么样,这孙家家主的位置,做的挺舒服吧?”
  仇东升笑问道。
  “这不是多亏是你们吗?”
  中年人呵呵一笑,张口道:“要不是你们的帮忙,这家主的位置,我可拿不下来。”
  “吃水不忘挖井人……。”
  仇东升嘴角一勾,扫了中年人一眼,满意的点点头,说道:“现在,是该用到你的时候了。”
  “哦?”
  中年人轻轻一疑,立刻站起身来,张口说道:“请说,只要我能做的,定万死不辞!”
  “没那么严重。”
  仇东升冷笑一声,张口道:“你只需要帮我一个小忙就行了。”
  “什么?”
  中年人问道。
  “带人上莲花山,跟杜仲要人!”
  说到这里,仇东升双眼一眯。
  “要谁?”
  中年人一愣。
  “孙虹。”
  仇东升点点头,说道:“你们孙家,那个废物少主,我查到,他跟杜仲上了莲花山。”
  “没问题。”
  一听是孙虹,中年人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随后,稍微迟疑了一下,又张口补充道:“可,要是那杜仲不交人,怎么办?”
  “不交?”
  仇东升把嘴角一勾,冷笑道:“那就开战,借机把武林这滩水给我搅浑,让他杜仲过不好这个年!”
  “我明白了……”
  中年人意味深常的笑了一声,立刻点头。
  仇东升咧嘴一笑。
  “唰!”
  身形一动,直接离开密室。
  翌日一早。
  孙家针对全武林发出一个声明,要求杜仲立刻交出孙家叛徒,废物孙虹!
  这个声明一传开,立刻就引起了轰动……
 
 
第三百四十一章 向莲花山宣战!
  “武林孙家发布通告要求莲花山放人?”
  “孙家的废物少主上了莲花山?”
  “那莲花山可是杜仲的地盘,孙家的通告,杜仲真的会当回事吗?”
  “当初假莲花果争夺的时候,多少人上了莲花山,却也没能攻下来。就算孙家那个废物少主真在莲花山上又如何,要是杜仲不放人,他们孙家难不成还敢强攻不成?”
  随着孙家公告的发布。
  武林网上,顿时就衍生出了一片无比激烈的反应。
  “显然,孙家这是在直接叫板杜仲啊,杜仲能忍吗?”
  “楼上的老兄,这你说的就不对了,什么叫杜仲能不能忍,现在杜仲可是处于被动方,他何必要忍,放就是放,不放就是不放,处于主动方的孙家,才是最终选择的关键。”
  “孙家在武林中也算是一大家族,杜仲的莲花山更是神秘异常,如果双方开战的话,咱们可就有好戏看了……”
  所有人,都在讨论着。
  等待着杜仲的回复。
  等待着好戏开场!
  莲花山,后山。
  “咚咚咚……”
  能量石矿洞中,一阵石块敲响声传来。
  矿洞深处。
  正在精修的杜仲,耳根微微一跳,立刻睁开眼来。
  “唰!”
  身形一动。
  杜仲的身子,直接化作一道残影,冲到了矿洞入口处。
  “恩?”
  刚一落脚,杜仲就一脸疑惑的张口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