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红树林彩票平台网址 2018-12-16 09:15 的文章

也是二话不说立刻开始向着身边不属于自己阵营

 是要交给我们来掌管!”
 
    看到岳东行都已经把完整的计划给想好了,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一副挣扎沉思之色,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陈定武没有说话,他直接坐在了岳东行的身边。
 
    他是因为岳东行的关系这才加入的岳家,自然是要跟岳东行一条心的。
 
    况且将来岳东行如果成为了家主,那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岳家老九也是咬咬牙道:“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先对不起大房的,而是父亲和大房先对不起我们的!再不想办法,除了大房,我岳家其他八房的人都要被那青龙会的杀手杀的不剩几个了!”
 
    最后那名旁系的内罡境武者岳平也是点了点头同意,能成为岳家嫡系,有这么一个名分,为此犯险一回倒也足够了。
 
    岳东行沉声道:“既然这样的话,那事不宜迟,明天夜里便动手!
 
    老九你去联系五房和四房的人,老五和老四都死在了那青龙会的杀手手中,这笔帐自然也要算在大房的身上!
 
    岳平你去联系岳家的旁系弟子,你在岳家旁系里面威望最高。
 
    老陈你是我岳家门客里面最强的一个,岳家门客七CD归你掌管,无论是财物还是修炼资源,或者是地位,都可以拿来笼络他们!
 
    诸位,此事一旦功成,我岳家必将改换日月,成为独属于我们的岳家,不再受那些窝囊气!”
------------
 
第九十七章 逼宫
 
    风暴隐藏在平静的海面下,但实则已经暗涛汹涌,不过无论是岳鹤年还是岳家的大房等人,他们都躲在主宅内,丝毫没有察觉到动静。
 
    天色即将昏暗之前,岳家主宅内,岳鹤年以及岳家九房的一些重要人物还有一些旁系的出色武者,以及一些重要的门客管事都聚在一起摆宴吃饭。
 
    这是岳家的传统,平日里大家都是各自吃自己的,但每隔十天众人便会聚集在主宅内一起设宴吃饭,一个是可以增加岳家的凝聚力,还有一个就是可以趁着大家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商讨一些关于岳家内需要处理的事情等等。
 
    第二点对于岳家来说倒是挺有用处的,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事情,众人也都习惯了。
 
    至于这第一点嘛,就算是大家都聚在一起吃饭,这气氛可也不怎么和谐,各种夹枪带棒,明争暗斗什么的经常出现在饭桌之上。
 
    而这一次宴席则是少了三个人,其中一个在追杀楚休时被干掉了,另外两个也被青龙会的杀手所斩杀,当然他们不知道,实际上这三个人都是死在同一个人手中。
 
    因为有着外界的压力,所以这一次宴席不复往日的热闹,所有人都是沉闷的很,气氛压抑的好像能够滴出水来一般。
 
    岳鹤年喝了两口酒,他感觉气氛有些不对,转头对老大岳东临道:“都挨个说几句吧,别这么干愣着了,老大,你先来。”
 
    岳东临站起来,举着杯子沉声道:“诸位不用担心,一个青龙会的杀手而已,还不至于让我岳家伤筋动骨。
 
    挺过这段时间,等到神武门那边派人来,我岳家必定能够渡过这次危机,并且借助神武门的力量更上一层楼!”
 
    此话说完,但是在场附和者却是渺渺无几,只有大房的人和其他一直就没有内罡境武者的几房因为实力弱,不敢不给大房面子,所以纷纷举杯附和。
 
    至于岳东行那边的人,则是连动都没动。
 
    岳鹤年皱了皱眉头,对岳东行道:“老三,你也别愣着了,说说吧。”
 
    岳东行站起来沉声道:“大哥你说的倒是轻松,我岳家嫡系旁系加起来死了几十号人,内罡境武者死了两人,还有数百名下人逃跑,如果这都是不算是伤筋动骨的话,那什么才算伤筋动骨?”
 
    岳东临皱了皱眉头,他这个三弟一直都喜欢跟自己作对,丝毫都不给自己面子。
 
    闻言岳东临也是冷哼了一声道:“这些都只是小意思而已,等到神武门派人来了,我岳家跟神武门联姻成功,到时候以神武门的实力和资源,再培养出更多的弟子也是轻而易举!”
 
    岳东行语气幽幽道:“大哥你这话说的可真是轻松啊,弟子是能再培养出来,但死的人呢?老四老五,还有死的那些嫡系和旁系的弟子还能再活过来吗?
 
    神武门还有一个月才会来人,这段时死的那些人又该怎么算?
 
    岳东临,合着死的人都不是你们大房的人,所以你不心疼啊!”
 
    岳东行最后一句话竟然直呼岳东临的姓名,这在家规森严的岳家,已经是坏了规矩,犯了大忌了。
 
    岳东临指着岳东行,气的都说不出话来了。
 
    岳鹤年猛然一拍桌子,厉喝道:“老三!你说的这叫什么话?去请神武门来人是当初我决定的,你这是对我不满?还不快给你大哥道歉!”
 
    以岳鹤年在岳家的地位,以往看到他发火,其他人根本就不敢违背,但这时岳东行却是露出了一丝冷笑:“道歉?凭什么要道歉?因为一个人愚蠢的决定便把我岳家带入险地,我需要给这种人道歉吗?”
 
    岳东行直视着岳鹤年,沉声道:“父亲大人,你老了,也变了,没了当年的锐气,你可还记得我岳家的家训是什么?
 
    兴家立族,谨慎为先。马踏江湖,身先士卒!
 
    前面那两条我做到了,无论是北陵府还是林中郡,有谁说过我岳家老三一句不是的?
 
    但大房的人呢?仗着自己岳家人的身份在外胡作非为,就是因为那岳卢川听信聚义庄聂东流的蛊惑,派出七弟去追杀那楚休,结果导致七弟被杀!
 
    就是因为大房和岳卢川贪心,退婚穆家不算,还要灭门。灭门不算,还没把人给杀干净,这才惹来了今天的祸事!
 
    而后面那两条我也做到了,当初父亲大人你需要坐镇北陵府,无法外出,是我跟着二哥带队,身先士卒,一路顶着盗匪山贼,前往西楚川蜀之地行商,跟当地的武林势力低声下气,磕头下跪,甚至二哥都因为意外死在了西楚,这才换来了我岳家的富贵!
 
    再看看大房的人,大哥当初借口要帮父亲大人你稳定北陵府的局面留在岳家,可是他稳定了什么?根本就贪生怕死而已!”
 
    这些话一出,顿时让岳鹤年和岳东临的面色骤然一变,在场的其他人,除了站在岳东行那边,已经知道内情的,其余的人都是一脸的惊骇之色,不知道岳东行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竟然敢当众说这种话。
 
    只不过岳东行说的这些还真是挺有道理的,岳家九房,三房的威势的确要比大房更强,这些也都是岳东行自己挣回来的。
 
    岳东临气的面色发白,指着岳东行厉喝道:“老三!当着父亲的面,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造反不成?”
 
    岳鹤年也是冷冷的看着岳东行,他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儿子竟然会对自己生出这么多的不满和怨言,而且竟然还敢当众说出来。
 
    只不过家丑不可外扬,在场可还有着岳家的门客和管事,所以岳鹤年只是冷冷道:“老三,你喝多了,下去休息。”
 
    岳东行将手中的酒杯扔到一边,冷笑道:“父亲大人,我没喝多,你们不是问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吗?那我就告诉你们!”
 
    岳东行站起来,踢开了自己身后的椅子,看着岳鹤年沉声道:“父亲大人,你已经老了,不适合再执掌岳家了,还请您让位,让我们来管理岳家。
 
    并且把大房的人都交给那青龙会的杀手,让青龙会的人杀了他们,这样青龙会的杀手完成了任务,我岳家其他人才能平安无事,这件事情,他们本来就是罪魁祸首!”
 
    此言一出,整个岳家都沸腾了起来,岳家老三,这竟然是要逼宫!
 
    不过随后众人便疑惑,他到底哪来的底气?
 
    如果岳鹤年死了也就罢了,但现在岳鹤年还活着呢,外罡境的实力完全可以镇压住整个岳家的。
 
    岳鹤年这次直接一掌拍碎了桌子,怒喝道:“孽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一次我若是不废了你,岳家家法何在?”
 
    岳东行冷笑道:“废了我?父亲大人,你还是先看看自己能否外放出罡气吧,川蜀特产的三虫三花散,几百种配置方式,我这一种不算剧毒,但却可以压制武者罡气。
 
    不过父亲大人你放心,弑父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等让那青龙会的杀手杀了大房的人后,您依旧是我岳家的老祖,但现在嘛,还请您去自己屋内歇息一段时日。”
 
    话音落下,岳鹤年的面色骤然一变,他刚刚运行起罡气,便感觉丹田一阵剧痛,一股力量拉扯着他的内力,使得他需要全力镇压,根本就别想罡气外放!
 
    此时他才想起来,方才在酒桌上,只有他自己最先讲话,喝了两口酒,其他人没来得及喝,而岳东行那边的人根本就连动都没动。
 
    岳家那位忠心耿耿的老管家立刻便护在了岳鹤年的身前,岳东行直接厉喝一声道:“动手!”
 
    话音落下,他这边的武者直接都亮出了兵器,有人更是拿出了一根响箭,朝着天空射去。
 
    主宅外,隶属于岳东行那边的武者听到响箭的声音,也是二话不说立刻开始向着身边不属于自己阵营的那些岳家武者杀去,家族阋墙,在这一瞬间,岳家便已经血流成河,甚至死的人要比之前楚休杀的人都要多!
------------
 
第九十八章 疯狂的杀戮
 
    有时候杀人最快的方法不是刀剑,而是人心。
 
    楚休的用了数天的时间,在岳家的眼皮子低下杀了不到百人,只为了给岳家带来无尽的恐慌和压抑。
 
    到了最后一刻,他将一颗名为怨怼的种子种在了岳东行的心头,也终于引爆了整个岳家。
 
    此时楚休就站在距离岳家不远的一处房顶上,默默的看着岳家内的杀戮。